行业动态

教育 l 傅雷的教育观,琴爸琴妈们值得一听

著名画家刘抗先生曾这样介绍傅雷父子:“没有傅雷,自然没有傅聪,这不只是生物学上的理由,也是精神教育的问题,傅聪会有今日的造诣,一部分是他本身刻苦自励的成果,一部分是受傅雷人格的感化和学养的灌输,傅雷引领他进入音乐的世界,也教导他东西方的知识,更使其关切人文艺术方面的智慧……”


第一丨让孩子从小处认真做起
傅雷对孩子的教诲是:“先做人,其次做艺术家,再次做音乐家,最后做钢琴家;用钢琴语言领悟音乐,从音乐中寻求人的基本价值……”。傅雷从不鄙视任何劳动者。他说做人做好了,哪怕是个皮鞋匠都没关系,否则就连个皮鞋匠都做不好。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是天赋秉异,如何教育资质平平的孩子,才是大多数人应该学习的经验。 

回到傅雷对傅聪的教育。傅雷会很用心地让傅聪从中国古典文学中慢慢沉淀,他亲自编制教材,教给傅聪许多古典诗词,给孩子制定日课。傅聪说:“我父亲是一个了不起的教育家。他很会讲故事,更善于用启发式教育我,比如《论语》里蕴藏着什么道理,他从来没有给我解释过,一定要我解释给他听,然后他会旁敲侧击,他就是用事情来启发我。”
对孩子的教育不仅仅体现在说教上,而是处处身体力行,认真对待每件事。傅雷有一阵子迷上了摄影,显影药、定影药,傅雷都是一克克称准,照片要放大,傅雷就用尺子细细地量。傅雷爱养花,他对待每一盆花,都很认真细致,看到有嫁接的介绍,他就自己去实践。傅雷就是这样,哪怕一点点小事、小细节,他都很认真地对待。这种细致其实会影响到傅聪对待音乐、对待生活、对待钢琴、对待他人。任何时候敷衍了事都是不妥的。所谓赤子之心,也就体现在这些对待小事的细节上。
在傅聪不想练琴,常常偷懒边练指法边看小说时,傅雷对此也会对孩子发脾气,但暴风骤雨后,父亲会用贝多芬、莫扎特、肖邦、巴赫、李斯特这些世界钢琴大师的故事激励傅聪。傅雷也不是圣人,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脾气大得很,所以在《家书》中,我们可以看到傅雷对傅聪的“忏悔”,这就像约翰克里斯多夫的父亲的忏悔一样,令人感到父亲的暴躁其实是一种深切的爱。

 

第二丨做一个能认准方向的舵手
傅雷精通美术理论,曾试图让傅聪习画。在他的朋友之中,黄宾虹、刘海粟皆为中国画坛巨匠,都可为傅聪指点丹青。无奈傅聪无意于画,乱涂几笔,“胡画”一通罢了。强扭的瓜毕竟不甜,傅雷放弃了让傅聪学画的打算。真正理解傅聪的艺术成绩和钢琴水准,就要全面理解傅聪的整个人文修养,而理解傅雷如何培养傅聪,也是理解其人文修养如何炼成的不二法门。
傅雷曾对儿子说:“我是你的舵工,责任最大。”傅雷很早就在思索,怎样为傅聪掌舵,让他在哪一条舵道上前进。傅聪心中音乐的种子,是傅雷亲手播下的。傅雷夫妇在闲暇的时候,爱听唱片。傅聪记得,那是一架“老掉牙”的美国“百代”牌唱机,要用手摇柄摇上一阵子,才能使唱片转动。傅雷在1957年写的《傅聪的成长》那篇文章里,曾经这样写道:“傅聪三四岁,站在小凳上,头刚好和我的书桌一样高的时候,就爱听古典音乐。只要收音机或唱机上放西洋乐曲,不论是声乐是器乐,也不论是哪一乐派的作品,他都安安静静地听着,时间久了也不会吵闹或打瞌睡。我看了心里想:‘不管他将来学哪一科,能有一个艺术园地耕种,他一辈子都受用不尽。’我是存了这种心,才在他7岁半让他开始学钢琴的。”

那时候,家里还没有钢琴,是母亲朱梅馥卖掉了陪嫁的首饰,下了个狠心,给不到8岁的儿子买了钢琴,并请父亲的世交雷垣作为傅雷的钢琴启蒙老师,并且亲笔端端正正地为傅聪抄录五线谱。
崭新的钢琴,放在底楼的窗前。小傅聪心花怒放,乐得连嘴巴都合不拢。那天,从傅家第一次传出了钢琴的声音,隔壁邻居都好奇地来到窗前张望。他们看到居然是一个小男孩在那里弹,更加惊异不已。从此,每天傅聪放学回来,一撂下书包,就扑在钢琴上。当他的手指触到琴键,心中就充满无限的快乐。


第三丨“真诚”和“真实”地做孩子的榜样
现在,傅聪回忆起父亲认为:“我不知道什么对我影响最大,别人问我,是不是你父亲,我说从一开始,父亲就培养我独立思考。我看父亲,不单是从儿子的角度看,我父亲是一个真正的人,是活的榜样,这个无形的榜样,成为我的一部分。”父母完全不应该是高高在上的颐指气使者,而应该作为有一定人生经验的朋友,来与孩子们平等交谈,真正的讲道理其实不是“讲”,而是身体力行,共同经历,让孩子感受到它,那样才会自然而然地把道理“种”进心里。

 

本文转载自中国少儿音乐培训)